相关文章

7岁的小金隆一家 缘何爱上杭州这座城市

爷爷耿超彬金隆一家的居住坏境比较简陋  我们一行人穿行在五堡社区,泥泞的小路边,尽是两三层的农民房和平价的大排档,还有随时有货车进出的厂房仓库,傍晚间仍隆隆作响。只希望杭网义工的夏令营以及杭州这个城市,能带给金隆多些美好快乐的记忆。

 

7岁的小金隆性格活泼

 

 

爷爷耿超彬

 

金隆一家的居住坏境比较简陋

 

我们一行人穿行在五堡社区,泥泞的小路边,尽是两三层的农民房和平价的大排档,还有随时有货车进出的厂房仓库,傍晚间仍隆隆作响。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中一路走来,当被告知“到了,这里就是杨金隆家”时,我还是吃了不小的一惊。

这是一个用废弃材料搭起来的简易棚子,条件绝不比有些路边的自行车修理铺要好。金隆和他的爸爸、爷爷、奶奶、弟弟住在这里。月租金500块。

7岁的金隆来自河南,是杭网义工外来务工子女夏令营的学员,虽说参加夏令营的小候鸟们大多家境堪虞,但金隆还是特别一点,他们一家5口人的生机,全倚仗做环卫工的奶奶支撑。

54岁的爷爷耿超彬(由于上户口出了问题,金隆和爷爷并不是一个姓)告诉我,金隆的父亲由于患病救治不当,丧失了说话能力,头脑也不太好,所以无法养家。2010年,他们来到杭州,到达杭州的40天之后,金隆的母亲也离家而去。

奶奶在王马社区做环卫工,每天4点钟起床,我们拜访金隆家是8点左右,这时奶奶还没回来,“加班到这么晚是常事”,耿超彬说,每天10几个小时的工作,才能换来比一般环卫工多一些的收入。

偶尔金隆的父亲会去帮奶奶顶一些班,但大多时候,父亲都守在家里的电视旁,痴痴的看着电视剧,我们在那里的一个小时左右,他从未理睬我们。

三年前,金隆的爷爷租下了这间房——其实哪里是一间房,只是一块空地。耿超彬平时拾破烂为生,他便物尽其用,开始搭建一个简易的家。他用村里回收来的木板、废料、木头柱子、三合板这些东西“拼”成了房屋,简单隔成2室一厨,泥地上铺上旧衣服、毛巾就是地毯了,最近村里有一家化妆品店关门,于是他回收了店里的储物柜,刚好给家里添置了一件新家具。

房间两边各有两张床,一张给金隆、弟弟、和奶奶睡,另一张爷爷和爸爸睡。在金隆的床边,有一个笨重的空调,耿超彬花了300元淘来,让他如获至宝。在屋子一侧则有两台电视,一台14寸左右,另一台19寸,耿超彬指着19寸那台说,“这个要贵一点,100多呢。”

这便是金隆家最值钱的几样东西。

 

金隆、弟弟和奶奶睡这这一张床上

 

 

金隆家的入口

 

虽然家境穷迫,但感谢上天给了金隆一副健康的身子骨和坚强的性格。夏令营的老师说,金隆在班上很活泼,与其他小朋友玩的蛮亲切。耿超彬也说,金隆每天回家都告诉他,在夏令营很开心。

金隆最喜欢的是夏令营的手工课,他平时在家也爱摆弄一些东西玩,耿超彬说什么玩意到了金隆手里,都会被瞬间“搞定”。班里的期末考试,金隆也从未掉出过前三名。这一切让家人坚定的认为金隆是有天赋的,一定能考上大学。

在我们聊天之时,金隆不停跑进跑出,虽然还是难免带点孩童的羞涩,但更多显示出外向和自信,无疑是家里的活力因子。

 

爷爷和金隆都很感谢义工的夏令营,以及杭州这座有爱心的城市

 

7岁的金隆离考大学还有漫长的路要走,但这期间他肯定是在杭州度过了,目前他正在萧山上小学。爷爷耿超彬说,他们全家都爱杭州,因为杭州人带给他们关爱和希望。

爷爷讲了一个真事:有次他骑着三轮车带着金隆和弟弟,显得有些狼狈,这时一位40来岁的女士走到他身边,递过一百元钱,说“给小家伙们买点吃的吧”,然后就转身离去了。耿超彬说:我都不知道她是谁,这就是杭州人的爱心吧。

房东杨奶奶对金隆一家多有照顾,并且三年没涨租金;五堡的村民们也都和蔼可亲,互相之间不会乱占地方、乱拿东西;当然还有热心肠的杭网义工们……

这些都给了金隆和家人很深的印象,小家伙自己也在改变,两天前,7岁的他走进厨房,为家人做了一顿饭。这件事让耿超彬提起来就笑得合不拢嘴。

临走的时候,爷爷和我们每个人真诚地握了手,我几乎摸不到肉,全是老茧,金隆则腼腆的站在一旁,而天早已黑透,奶奶却还没回家。我们能说什么呢?只希望杭网义工的夏令营以及杭州这个城市,能带给金隆多些美好快乐的记忆。

网罗天下